<address id="tfhbz"></address>
    <noframes id="tfhbz">

    <sub id="tfhbz"><listing id="tfhbz"></listing></sub>

      <noframes id="tfhbz">

      <form id="tfhbz"><listing id="tfhbz"><meter id="tfhbz"></meter></listing></form>

      《中國紀檢監察》雜志:紀檢新兵的山村蹲點監督日記

      日期:2022-04-26來源:本站原創點擊:5942 字號: 手機:

      掃描微閱讀

      鄉村振興需要真抓實干,對鄉村振興的監督也必須深入務實。各地紀檢監察機關用硬作風查找真問題,在實踐中探索出清單式監督、蹲點式監督等實招,對提升監督質效產生了良好推動作用。請看來自楚雄彝族自治州牟定縣紀委監委一名新兵參與蹲點式監督的真實感受。

       

      2021年5月17日  共和鎮清河村 | 剛到村口就被“澆了一盆冷水”

      今天是蹲點的第一天,心情既激動又忐忑。
       
      激動是因為作為一個大學剛畢業而且從小生活在城里的孩子,這還是我第一次深入農村。忐忑是因為來之前帶隊的老紀檢說,蹲點監督和其他監督不一樣,“蹲”必須“蹲”扎實,不發現問題絕不收兵,讓我做好吃苦的思想準備。
        
      懷揣著復雜的心情,我們一行3人早上八點準時從機關乘車出發,直奔共和鎮清河村。根據我提前查閱的資料,這是個典型的邊遠山村和少數民族聚居村,總人口1500多人,其中彝族占比99%,2019年實現脫貧后,收入主要靠竹筍、烤煙、櫻桃、野生菌等產業。
        
      為了掌握真實的一手信息,我們決定先不和村干部聯系,而是直接找村民了解情況。“不妨從村里的特色產業切入,和村民好好聊聊,看能不能發現問題。”我一路上如意算盤打得噼啪響,可萬萬沒承想剛到村里就被當頭澆了一盆冷水。
        
      在清河村村口,幾個中年婦女圍坐在一棵大樹下,縫著繡花鞋,有說有笑??吹剿齻?,我立刻走上前去說:“孃孃,我們是紀委的,想跟你們了解一些情況。咱們村有哪些特色產業,村集體每年有些什么收入,你們知道嗎?”
        
      聽我這么一問,她們先是相互說了幾句我聽不懂的彝語,然后異口同聲地回答“不知道”,就紛紛提著竹凳走開了,好像在提防著我們。
        
      看到這種情況,我一頭霧水,心想“是我說錯了什么嗎?大家為什么不理我?”我頓感壓力山大,不敢再開口了。
        
      繼續往村里走,我們來到一戶敞著大門的村民家門口,院里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老人正在剝苞谷,還有一個小男孩光著腳丫在苞谷堆里玩耍。
        
      這一次,組里的老紀檢羅歡主動上前,只聽他用彝語和男主人說了幾句后,男主人立刻放下手中的苞谷,笑呵呵地把我們迎進了院子。
        
      老羅到底跟他說了些啥?我帶著滿腦子的問號,一起進了院里。落座后,只見老羅拿起苞谷,一邊剝,一邊和男主人拉起了家常,可問東問西,就是不問村干部和村集體的事。我在心里干著急,卻也不敢插嘴,只能在旁邊跟著剝苞谷。
        
      在看似漫無目的的聊天中,男主人漸漸打開了話匣子,和我們說起了村里的情況。他介紹的村里養雞場的問題,引起了我們的注意——
        
      2018年,村里建起了養雞場,由村黨總支書記、村委會主任黑開武負責經營管理。最多的時候養了上千只雞,還有一部分旱鴨。因為主要靠糧食喂養,銷路很不錯,但黑開武卻總跟村民們說虧損,還說村里欠他飼料款。大家都很不解,各種猜測在村里流傳開來。
        
      這是一個重要信息!從這戶人家出來,我們決定順藤摸瓜,沿著養雞場的線索繼續了解情況。正是農忙時節,不少村民都在田里勞作。老羅說,這個時候,田間地頭就是走訪群眾的最佳場所。他帶著我們深一腳淺一腳地走進農田,看到老鄉理墑打塘,他就拿起鋤頭跟著刨;遇到村民挑水澆地,他就拿起水瓢跟著澆……每到一處,老羅都能迅速和村民熟絡起來,讓他們敞開心扉。
        
      在大伙你一言我一語的講述中,我們得知,村民普遍對黑開武意見較大,不少人反映他在經營村集體養雞場期間有侵吞資金的問題。此外,大家還反映了一些其他問題,我們也一并仔細記錄下來。
        
      不知不覺中,天色已晚。在回城的路上,我問老羅,“你在第一家跟老鄉說了些啥,他咋就愿意跟你聊?”
        
      老羅一聽哈哈大笑,“小王啊,看來你是真沒跟村里的群眾打過交道。對村干部,我們可以直接說明來意;對鄉親們,最好還是先噓寒問暖,從關心他們的生產生活開始。今早,我就是先夸他家的苞谷種得好,又說小娃娃可愛。另外,必須多學幾句他們的民族語言,這樣才能更快地拉近感情。”
        
      我這才恍然大悟??磥?,以后要學的東西還多著呢。

       

      2021年5月18日  共和鎮清河村 | 沉默不語的黨員干部和空空如也的養雞場

      整理完村民反映的問題和意見建議,已經快到凌晨。短暫休整后,我們八點又準時出發。這一次,我吸取了昨天的教訓,把皮鞋換成了運動鞋,做好下田的準備,而且包里又多裝了一瓶水和幾個小面包,心想萬一像昨天那樣來不及吃午飯,還可以拿出來墊墊。
        
      今天的任務,是對昨天村民普遍反映的問題做進一步核查。為了提高工作效率,我們提前聯系了清河村下轄的扭柴河、王大兩個自然村的村民小組長,請他們召集本村黨員集中到扭柴河村活動室座談。
        
      聽說我們是紀委的人,到會的20多個黨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說話。老羅看出了大家的顧慮,他說:“在座的都是黨員,都作過‘履行黨員義務’和‘對黨忠誠’的承諾。今天我們核查的問題,也都是村里群眾關心的事。大家生活在清河這塊土地上,作為黨員就應該為群眾的利益著想啊。”
        
      聽了老羅的話,黨員們若有所思,但還是沉默不語。
        
      “羅組長,不瞞你說,我雖然是村民小組長,但對養雞場的事也只知道點皮毛。”扭柴河村村民小組長黑曉華開口打破了沉寂,“不是我不想知道,是我沒機會知道呀!”
        
      “養雞場開辦前期確實召集我們小組長開過一次會,我們也知道楚雄州、牟定縣兩家煙草公司為這事支持了十幾萬元。但養雞場是怎么經營的,村委會再沒公開過。另外,開辦前說好每年的收入拿出一部分補貼各小組,但到現在我們村一分錢也沒見到!”黑曉華說,“半年多前我們忍不住問過一次,黑開武書記就說虧損了幾萬塊錢,還說村集體欠他4萬多塊錢。你說這叫什么事??!”
        
      聽了黑曉華的抱怨,在場的黨員也低聲討論起來。我再次看向老羅,他表情有些凝重。
        
      “村干部平時很少到我們王大村來,也不召集我們村民小組長開會。村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村委會說了算,說白了就是黑書記說了算。養雞場與其說是集體的,不如說是黑開武一個人的!”王大村村民小組長王友國一邊說,一邊遞給老羅一本筆記本,“這是我參加村委會的會議記錄本,你看看!”
        
      老羅接過筆記本,我湊過去一看,發現筆記本是從2017年開始記的,果然和王友國說的一樣,每年只召開1至2次會。2017年關于養雞場的兩次會,一次是通報村委會決定開辦養雞場的,另一次是通報養雞場建設工時費、材料費支出的。后面的筆記中,再沒有關于養雞場的記錄。
        
      “其他黨員都說說你們知道的養雞場情況,也說說黑開武平時為人處世的情況。”老羅看向他們。
        
      黨員們這才你一言我一語地介紹起來。有人說,養雞場沒有記賬的人,平時負責管理的幾個工人,都是黑開武自家人;有人說,外面來買雞的,錢都是直接付給黑開武;還有人說,黑開武在清河村做了近20年村干部,從文書做到村黨總支書記,有威望也很強勢,曾看到他在村委會大罵現在的文書……
        
      座談會后,我們簡單梳理了一下大家反映的問題,主要包括村里黨務、村務、財務公開不及時,村黨總支“三會一課”不正常,“一言堂”情況突出,村級“三資”管理混亂等。
        
      轉眼已到下午一點多,我們簡單吃了幾口隨身帶的干糧,就匆匆趕往養雞場,準備實地了解情況。
        
      養雞場坐落在半山腰的一片坡地上。時值五月,山上的槐樹和松樹高高低低錯落交織,樹下滿是青翠的野草,一片郁郁蔥蔥的景象。
        
      走進養雞場,先看到幾間平房前豎著幾塊廣告牌,上面清楚寫道:養雞場始建于2017年12月,占地約14畝,由楚雄州煙草公司、牟定縣煙草公司共同出資17萬余元,于2018年2月竣工投入使用。廣告牌上的照片里,是一群群雞鴨在山林間散步、啄食,養雞場工人和前來買雞的顧客交流的熱鬧場景。
        
      “汪汪汪……”,一陣狗叫聲打破了山林間的寧靜。一個老伯從房里向我們走來。“幾位買雞嗎?不好意思啊,我們這個養雞場已經關停了,沒雞了。”他說。
        
      “我們是紀委的,過來看看養雞場的情況。”老羅說。
       
      “同志呀,我跟你說,我們這個養雞場大著哩,剛開的時候可紅火了……”不等我們細問,樸實的老伯就自顧自地介紹起來。
        
      老伯帶我們來到平房后的山坡,“看看,這后面一片山全是養雞的地方!這里的雞就在林子里自由活動,吃的是蟲子和我們喂的苞谷,最多的時候有2300多只呢。”
        
      “再看這邊的雞舍。”老伯抬手指向右邊的一個鋼結構半敞開的棚子說:“下雨的時候,那些雞會自己跑進來,這么大的雞舍都住得挨挨擠擠的,每天我們能撿好幾百個土雞蛋!”
        
      我們隨老伯手指的方向看去,如今的雞舍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地干枯的雞糞,還有一些散落的雞毛在風中凌亂飛舞,仿佛訴說著曾經的輝煌。
        
      “老表啊,你說這養雞場那么好,現在怎么沒雞了呢?”老羅問。
        
      “唉,受疫情影響呀,管理也跟不上……”他喃喃地說著,一臉的落寞。
        
      投資17萬元的養雞場,說沒就沒了,到底是什么原因?是否有村干部中飽私囊?是否存在損害群眾利益的情況?我們幾個相視無言,內心都充滿了疑問。
        
      “老表,這個養雞場有些什么資料留下來?有沒有賬本什么的,可以給我們看看嗎?”老羅問。
        
      “來嘛!”老伯帶我們走進平房,從柜子里拿出一沓不是很整齊的資料遞給我們,并從中抽出一本軟抄本,說:“吶,這就是賬本了”。
        
      翻開賬本,只見上面用各種顏色的筆寫著一行行“某年某月某日、賣雞多少只、收入多少”的記錄。但是,寫到“村委會買雞3只”時,后面卻沒記錄收入了多少錢。這樣的記錄零零散散有上百頁,本子里還夾著一沓不同樣式的白條,記載著十幾次買飼料的數量和金額。
        
      從老伯處我們證實,養雞場沒有專門的出納和會計,也沒有真正規范的賬本。用老伯的話說,忙起來常常顧不上記。至于本子里夾的白條收據,都是黑開武買飼料開回來的。
        
      我們仔仔細細記錄了看到和聽到的情況,帶著沉重的心情踏上了返程的路。

       

      2021年5月19日  共和鎮清河村 | 與“關鍵人”的第一次過招

      一大早,我們3人就聚在一起開了個短暫的碰頭會,對前兩天發現的情況進行分析。老羅讓我先發言,談談今天該從哪些方面入手。
        
      這實在讓我這個新手有點為難。我怯生生地說:“經過前兩天的走訪,黑開武的問題已經很清楚了,是不是可以作為問題線索移交了?”
        
      老羅接著又請老夏談意見。老夏說:“我們還得繼續蹲點,找村干部、縣鄉掛包干部全面了解情況。”
        
      聽我們說完,老羅不急不緩地對我說:“紀檢監察工作是一項很嚴謹細致的工作,不能僅憑群眾反映的情況就草率認定黑開武有問題。黑開武在清河村委會任職近20年,現在又是村里的黨總支書記和村委會主任,調查他的問題需要慎之又慎。一旦處理不好,不但打擊村干部的積極性,也會在群眾中產生不良影響。”
        
      聽完老羅的話,我感覺臉上有點發燙。今天的蹲點監督,就在這五味雜陳中拉開了序幕。
        
      今天的任務是找村干部、縣鄉掛包干部談話,查看清河村的賬目,深入了解情況。
        
      到達清河村委會,我們單刀直入,首先就找來了黑開武。
        
      “黑書記,按照工作安排,我們對轄區內村委會的‘三資’管理情況進行監督,請把你們村‘三資’管理臺賬給我們看看。”老羅這次直奔主題。
        
      “我們村的‘三資’管理臺賬由文書李萬發管理。他現在不在,我不知道放在哪里。”黑開武搪塞道。
        
      “請你聯系一下李萬發。這次我們來監督,其實是幫你們更好地規范村集體‘三資’管理。”老夏接上了話茬。
        
      黑開武借故打電話,走了出去。10多分鐘后回來說:“羅組長,李萬發電話聯系不上,只能等他回來后再拿給你們。”
        
      我向他問了李萬發的電話號碼,正要撥打的時候,老羅說:“不用打了,肯定打不通。”我有些不相信,還是撥了出去。果然,電話里傳來的是“您好,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既然暫時拿不到賬本,我們決定先找掛包干部談話。我們找到了牟定縣煙草公司掛包職工周春艷,向她了解養雞場的情況。
        
      “我是上個月才調到這里掛包的,之前掛包的同志已經退休了。我只知道村里的養雞場是煙草公司出資幫建的,開始發展得不錯,養的雞鴨肉質好,我們也經常請駐村的同事幫忙買了帶回家。后來好像因為疫情關停了,其他就不知道了。”
        
      接著,我們又找了鎮林業站掛包干部吳華、村黨總支副書記黑萬明、村監會主任果開忠等人了解情況,大家都說養雞場由黑開武經營管理,購買雞苗、飼料都是他親自經手,收入、支出也是他一個人說了算,從來不向村里公開。
        
      聽了這些重復的信息,我在心里喃喃自語:“今天這是怎么了,出師不利呀。”
        
      正當我們準備結束談話時,文書李萬發抱著一個檔案盒走了進來??吹剿?,我們立刻又來了精神,邊查看臺賬邊向他詢問有關情況。
        
      “你們臺賬上,為什么涉及養雞場收入支出情況的記錄和其他內容的記錄字跡不一樣?”老羅的眼睛真“毒”。
        
      李萬發支支吾吾地說:“養雞場的賬是黑書記親自記的,其他的賬是我記的。”
        
      老羅追問:“那你有沒有核實過養雞場的賬目發票?”
        
      “我之前問過,但黑書記說,我只負責管其他的賬就行,養雞場的賬由他親自管、親自記。”
        
      這不是明目張膽違規違紀嘛!針對這一情況,我們決定直接找黑開武本人了解情況。
        
      “黑書記,你們村有會計,為什么村集體養雞場的賬不是會計在做,而是你在記?”老羅直指要害地問道。
        
      “會計不熟悉養雞場的情況,日常管理經營都是我在負責,所以賬就由我來做了。為了村里人,我辛辛苦苦地經營養雞場,結果還沒落下半點好!”黑開武說著說著竟然向我們訴起苦來。
        
      “那你在經營過程中,收入支出的原始憑證還留著嗎?拿給我們看看。”老羅沒接他的話茬,繼續窮根究底。
        
      “我現在去取。”黑開武邊說邊走出了房間,不一會兒就拿著一沓憑證進來,遞給了我們。
        
      我們一翻,嚇了一跳——這些收支憑證沒有一張是正規發票,全都是白條子!大部分經辦人只有黑開武一人,沒有證明人。從中可以看出,養雞場3年多的經營時間里,不僅沒有分毫盈利,而且還欠賬4.65萬元。
        
      賬目無比混亂,但我們的思路卻更加清晰。蹲點第三天,從出師不利到柳暗花明,更堅定了我們深挖細查下去的信心和決心。

       

      2021年5月20日  共和鎮集市 | 專業“外援”助力下的撥云見日

      一早,我們3人如約召開碰頭會。這回老羅先開口說:“昨晚想了一夜,覺得為了把問題搞清楚,還是請懂財務管理的專業人員參與核查更好些。”對此,我和老夏一致同意。
        
      經過一番請示匯報,共和鎮黨委安排鎮農經站和鎮財政所負責人員加入我們的隊伍。我們分成兩個小組,第一組繼續對每一筆賬目進行審查核對,查找疑點;第二組對白條中涉及的商戶進行走訪核實。我被分到了第二組,和老羅、財政所的鄧光嵩所長一起開始走訪談話。
        
      我們先找到了一張白條中提到的飼料經營戶。說明來意后,店主很客氣地邀請我們進屋坐下,邊倒茶邊說道:“黑書記確實在我這里買過雞飼料,很照顧我的生意。”
        
      但當我們問道“每次買飼料是否開發票”時,店主明顯不愿意多說,故意岔開了話題。
        
      這時,老羅又發揮起他的專長,通過“聊閑天”和店主拉近心理距離,“今年店里生意怎么樣?這兩年豬肉價格猛漲,養豬農戶越來越多,飼料生意一定很火吧?”
        
      經過半晌溝通和開導,店主終于跟我們說了實情。原來,黑開武每次買飼料,都讓店主在開收據時虛增購買數量、提高實際價格。如果按這些虛構的數字開發票,店家需要多上稅,自然不同意。最后,只能按黑開武的意思打一個手寫的白條,對外宣稱店里沒有開通稅務系統,無法開具發票。
        
      我們又走訪了另外幾戶白條記錄涉及的飼料店、獸藥店,都發現了同樣的問題,終于搞清了大量白條入賬的原因。
        
      另一組人馬對養雞場的賬目進行了全面清查,發現除建設初期的捐贈資金有正式憑證以外,其余絕大部分賬目均為白條單據,而且沒有證明人。同時,村委會食堂使用養雞場的雞鴨均未按要求入賬,也沒有付款,這也是造成養雞場“虧損”的原因之一。
        
      天色將晚,我們兩個組再次集結匯總情況。經過清查,清河村集體養雞場從2018年2月9日竣工投入使用至2021年2月關停,共計收入20.5萬余元,支出19.3萬余元,結余為1.2萬余元。由此證明,黑開武所說的“虧損”“欠款”等完全是無稽之談。
        
      乘著茫茫的夜色,我們回到了機關。連著跑了4天,真的有點累了。我想,老羅、老夏他們比我年紀大不少,他們肯定更累吧?,F在問題線索已經摸清,可以移交了,今天可以早點回家睡個好覺了。但還沒等我說出口,老羅先聲奪人:“今晚咱們仨再辛苦一下,趁熱打鐵,把這次蹲點監督的情況進行一個全面匯總,梳理出問題線索,爭取明天早點報給領導。”
        
      于是,我們又開啟了加班模式。

       

      2022年4月10日  牟定縣紀委監委機關 | 給山村帶來的新變化

      我們把問題線索移交給共和鎮紀委后,他們在函詢的基礎上進行了立案審查。黑開武因白條入賬、坐收坐支等問題受到了黨內嚴重警告處分。此外,我們移交的清河村執行民主集中制不到位等問題線索也得到了及時處置。
        
      這次蹲點監督后,共和鎮已督促清河村規范村集體資金6.7萬元,付清欠款4萬余元,追回村集體資金1.2萬余元,并將相關情況及時向村民全面公開。
        
      事后,我們對村民進行了各種形式的回訪,村民們對問題的解決非常滿意。村民李萬發說,“有問題的干部受了處分,真是出了一口惡氣。”村民李開華說,“過去一年到頭都見不到村干部幾面,現在他們隔三岔五就到家里來,前段時間他們還熱心幫我家和鄰居解決了建房糾紛,我很感激他們。”大家普遍表示,村黨組織和村干部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正在想方設法帶領大家尋找振興的路子,把日子越過越好。
        
      看到鄉親們滿意的笑臉,我感覺很欣慰,也更加清晰地認識到監督工作的重要意義。在推進鄉村振興的進程中,就是要通過深入有效的監督,推動基層黨組織發揮戰斗堡壘作用,推動基層黨員干部履職盡責,這樣才能讓黨中央的決策部署在基層扎扎實實地貫徹落實。
        
      如今,又到了春暖花開的季節,今年縣紀委監委的蹲點監督、嵌入式監督已經在計劃之中。希望我還能有幸參加,相信一定會比去年做得更好!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名稱:電話:
      共0條評論

      已關閉
      午夜成人福利视频,欧美性色Aⅴ在线观看,按摩japanese少妇
        <address id="tfhbz"></address>
        <noframes id="tfhbz">

        <sub id="tfhbz"><listing id="tfhbz"></listing></sub>

          <noframes id="tfhbz">

          <form id="tfhbz"><listing id="tfhbz"><meter id="tfhbz"></meter></listing></form>